天一方兮༼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杨柳在岸边目送溪水远去,不问归期。

即将来到的刀子的预警

  谁说相忘于江湖最虐的?最虐的明明就是相爱却要面对生离死别啊……那是从天堂瞬间坠落到地狱的感觉,是心中被生生剜掉一块的手足无措。而既然这种痛楚猝不及防,那么做再多心理预期又有什么用?到那一刻仍然会觉得神情恍惚。而如果直到活下来的一方死去的那一刻他仍然惦念着他的爱人,那么死亡的时刻几乎算得上一种解脱——等急了吧?我来了。
  比起这个实际上相忘于江湖就很平静了。两人快刀斩乱麻地离别,先是成为彼此心中的伤口,后来就渐渐愈合成为伤疤,如果是发生在年轻时也许干脆会在最后连伤疤都见不太到。如果对自己负责,他们的人生完全可以不受影响,有各自完美的爱情与事业。他们会对彼此虽不得却不求,对方不是他们眼中的白月光,而是城市远方一栋普通房子外的一堵白墙,哪怕真不巧遇见,被对方明晃晃地闪了眼,也只是提醒身边的人闪开不要撞上而已。

  他们仍然幸福,只是他们的故事成为了悲剧。而大家既然都是悲剧,还是两人都好好活着来得划算,好歹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分开之后他们活得也不赖。

【闲着没事突然想发小刀刀】

【大波脱粉现场】

【突如其来的翻牌】
【别方 夸你的】
完结篇两小时刷到99+十分惊喜
妹子很可爱
我也很爱你
你知道的,文手都最爱长评了

其实
我之前也喜欢这种抓心挠肝的感觉
攒点爆发爽到麻木有没有!
……
但轮到自己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现在我深陷暗恋泥沼无法自拔
估计是我修仙大业将成,要飞升了,渡劫呢

下一篇我要开个爽的攒攒人品
要那种
一言不合就虐狗的
一言不合就开车的
一言不合就描写美食而且在深夜修仙档发的
来啊来啊谁怕谁啊

【江周】非典型相亲XXIII

❤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摄像师皮皮x嘉宾楷楷
I在这里  II在这里  III在这里 IV在这里  V在这里
VI在这里  VII在这里  VIII在这里  IX在这里 
X在这里  XI在这里   XII在这里  XIII在这里
XIV在这里  XV在这里  XVI在这里  XVII在这里
XVIII在这里  XIX在这里  XX在这里 XXI在这里
XXII在这里

我还是很喜欢你,就像杨柳在岸边目送溪流远去,不问归期。

【正文】

  周泽楷的心随着候场室到演播厅的电梯渐渐沉了下去,又在舞台上的聚光灯汇在他身上时骤然拔起。虽然同是编导出身,但其实这还是周泽楷第一次看着这么大的架势,尤其是他现在还是作为男主角的身份出场。

  周泽楷深呼吸一下,摆出了当年应酬亲戚时的微笑表情面对在场的观众。人很多,都死死地盯着他看,他感觉有点危险,眼神平淡中一时又多了几分戒备,看起来也没有了平时那样的温和好说话。

没有江波涛在身边仗义地挡住话头,周泽楷感觉到十分不适应,虽然他同时知道一直以来这才是常态。他原本就是在苦水里泡大的,这么些年单恋过去,本来也不觉得苦了,然而老天偏偏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尝了点甜头。

  网上说的好啊,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他有点想念江波涛,虽然他知道自己不能。

  

  主持人似乎看出了周泽楷的紧绷,连忙把选人的pad拿过来打了个圆场。“请选出你的心动女生。”主持人尽力用语气暗示周泽楷保持冷静,而周泽楷也十分聪明地点了点头,把注意力放在了任务上。

  周泽楷努力找着照片中林珊的脸,一边找一边想骂人。这节目真是太不给托儿活路了,照片下面居然只有序号没有名字,亏了他不是脸盲,若他真忘了林珊长什么模样场面就尴尬了。

  他把平板交给主持人,然后下意识对他笑了一下表达了善意。主持人连忙借此发挥缓和气氛,“诶他真有意思,交给我的时候还笑一下。就冲你这个动作,我们几个今天肯定帮你了,帮你多说几句好话争取后期多来点镜头。”

  “镜头倒是不用担心,他长成这个样子肯定少不了特写。但他看起来不是很爱说话,你可以帮他表达一下自己。”台下的女解说语气柔柔的,救场能力一流。

 

  背景音乐响起,主持人轻车熟路地念着台词,“二十四位女嘉宾对三号嘉宾周泽楷印象怎样?请选择。”

  在这个只看外表的时期,周泽楷不出意料地收获了全亮的战绩。全场掌声响起,但基本上也就是意思一下,毕竟全亮的机会很多,到第三关还有灯亮着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毕竟如果只是有点好感可以灭灯后单独联系没必要牺牲以后的出镜机会,让女嘉宾愿意以离开现场为代价是很困难的。

  他们正观望着,然后他们发现了一件大事。

  林珊猝不及防地就爆灯了。表情一贯的女王范,骄傲中带着一丝稳操胜券,还有一种藏得很好的看好戏的调皮。

  掌声绵延不息,同时瞬间升高了一个档次,引爆全场。

 

  说实话,不仅吃瓜群众们吓了一跳,连编导都吓了一跳。他们可从来没想过还有这种玩法——要知道周泽楷可是上来就毫不犹豫地选了林珊的,现在林珊这么搞相当于两方瞬间一见钟情,之后的还玩什么?

  编导给主持人使眼色,主持人会意。“林珊你居然爆灯了?哇,这个可以载入缘来史册了。”

  周泽楷听见这话表情僵了一下,林珊则凑近话筒,“我看人很准的,别看他长得帅,但他肯定没什么感情经历,而且很专一。”

  周泽楷知道这些自己搞不掂,所以老老实实地表现出自己谦虚的一面,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站着。主持人无奈,“先看片子先看片子。”

 

  周泽楷跟着在场女嘉宾们一起抬头望向大屏幕,看见自己在屏幕上边晃边,心中有点恍惚感。江波涛曾戏称这是给他的爱心定制款,绝对独特,脱颖而出。而这个片子的确充满了江波涛的诚意——画面清新节奏明快,虽然自我独白比较中二,可这也是在自己的初稿写的太差的情况之下改出来的。

  周泽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来时的那扇紧闭的大门,然后突然把自己乱飞的内心控制住,把头抬了起来重回屏幕。然而即使如此,他仍然没办法全神贯注地思考自己在片中说了什么。

  现在周泽楷满心都是江波涛的影子。演播现场有转播的录像,江波涛会看的。不知道他发现自己被惦记之后再看自己拍过的这么充满诚意的视频是什么心情。估计会觉得自己受欺骗了吧。

 

  周泽楷有点走神,然后被发言的林珊拉回了现实。“请问一下周先生,你条件这么优秀,平时生活中追你的人也不少吧?为什么来这儿呢?要知道好多老年人都觉得我们这种节目都不是认真的。”

  为什么来这儿?周泽楷一愣,心酸爆棚。“……认真才来的。”周泽楷想到什么说什么,“和你们一样。”

  别人他不知道,但江波涛是真心喜欢这份职业。他和江波涛相处时完全能体会到江波涛的快乐,他选这份工作一定不是随手一选,一定认真的不得了。

 

  周泽楷老老实实答题,主持人心中却惊喜地炸开了花。

这话漂亮!主持人在心中呐喊。他表面波澜不惊,心中却顿时对周泽楷刮目相看。不错啊小伙子,看你好像很不善言辞,没想到还知道把问题抛回去,话术很强嘛。

  林珊问过之后微笑了一下,然后本轮问答时间统统保持着平时的姿势和神态一言不发。其实本来她也是不用问的——爆灯了嘛,会一直跟到最后的。

 

  周泽楷整体来说表现比较亮眼。除了他本身的礼貌和形象加分之外,他今天的运气也似乎极好,被问到的问题不是他提前准备好的就是恰好能蒙对的,弄得现场掌声一阵接着一阵,弄得女嘉宾们灯都不好意思灭,好像这灯一直亮着才是政治正确。

  在周泽楷攥着拳头勉强应付时,江波涛在场外直播电视前看得抓心挠肝。他早知道周泽楷会是这种人气,但他没想到这次现场气氛搞得这么活跃,居然搞到第三条片子还剩了十来盏灯,要周泽楷亲手过去灭掉一大片,然后和她们握手致谢。

 

  握手致谢。

  握手。

  哦,有点嫉妒。

 

  这次的直播摄像大概是个迷妹,拍周泽楷的几乎全是拉近景。江波涛仔细看着屏幕,周泽楷几乎灭掉一盏灯走的时候就掖一下头发或者抿一抿嘴唇,拘谨的厉害。

  最后自然是剩了心动女生林珊和一个更炮灰的炮灰。大家本来都很期待周男神心动女生的上台,而当心动女生界面显示出林珊的名字时,全场顿时引爆,山呼海啸的“在一起”声音几乎要把房盖掀起来,听得江波涛心里酸溜溜的。

  按以往节目的惯例双方互选,那几乎就没有剩下的那个女生什么事了,反正现在已经玩脱了,林珊和周泽楷主持人一个也怼不起,一时也没什么发挥的余地,干脆任他们两个闹去。后面的场景本该是周泽楷直接拉起林珊的手走下去,可主持人发现二人似乎都没动的意思,一个呆呆地站着,一个胸有成竹地站着,俩人对视,一言不发。

 

  主持人冷汗都要出来了。在他圆场之前,林珊终于开了口。

  “周先生,你在第二条短片里说你很爱你之前的爱人,而我也相信你的确是一个专情的人。而我想问的是,如果你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了,你未来还会爱他吗?”

  周泽楷刚刚攒了不知多少层的buff瞬间消失,听见这个问题的一刻只有从手心反向上的寒意。“他拒绝过了,不会爱他了。”周泽楷轻轻地说。

  目前为止,他还爱江波涛,所以在他没有完全忘掉江波涛之前,他不会轻易开启一段恋情。他大概确定林珊对自己没什么想法,会这么说答大约是因为演戏。但毋庸置疑,这是个好时机。既然纠结,不如就在这个时候做个了断吧,发出宣言,往绝路上逼一逼自己,也许开了这个头就会好办许多也说不定。

  

  江波涛在演播室急得后背直冒冷汗。拜摄影所赐,他现在只能看见周泽楷的面部特写,其他人的动作完全看不清。他不知道的是,林珊听完之后只是笑了一笑,然后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让对方心里一紧。

  “真的吗?”

 

  周泽楷被她盯着,有种被绑上了审判台的感觉。现在他说不出假话,却也知道说真话就是砸场子的。他感觉自己超常发挥了一夜的声音就这样梗在了喉咙里,一个字都吐不出。

  有一个流传已久的说法,说你决定不了的时候就要抛硬币,不是看天意让它是正是反,而是在你抛出去的那一刻,你就知道了你心中在渴盼着什么。

  现在他知道了。他放不下江波涛,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将是这样的。也许这种单恋的甜蜜远少于痛苦,也许这种痛苦会持续得很久很久,他还是舍不得让这个名字成为生命中的过客:江波涛不会记得他的,他如果不记得江波涛,他们的联系就彻底没了。

  江波涛每天都会去梦里陪他的。就当他们是异地情侣,只有晚上能见面就好了,何必要忘记呢。

  

  周泽楷想着拖一时是一时,看着林珊一句话不说。林珊笑笑,把手伸出来主动向周泽楷踏出了一步。周泽楷则顺势快步走去拉过她的手,很别扭的姿势,像是交际舞的手势一般。远没有和江波涛牵手那么顺当。

  “好啦,走吧,不逗你啦。”往日一本大姐头的林珊现在笑得十分开怀,而演播室里江波涛听见这句之后就连忙起了身。

  现在他必须走了。他刚刚为了多看两眼周泽楷在这儿呆了很久,再不去门前接人就拦不住了。

 

  “小江?”江波涛的动作把同事们吓了一跳,“你干嘛去?”

  “接媳妇回家。”江波涛回答,分秒必争地奔向门口出来的那个会客室。他跑得很快,一路上险些撞着不少人,然而他除了嘴上客气客气一瞬间都没有停下来过,恃人缘好而骄。

  他一刻都不想耽搁了。他要见周泽楷,立刻,现在。

 

  林珊看起来很是着道,带周泽楷走的那段路走的不是很快,给了江波涛不少时间。周泽楷推门的一刻林珊把他的手又拽了下来。

  “许个愿吧。”林珊笑,不似往日城府深沉稳操胜券,而是春风和煦暖意盈盈,“你大胆许,越荒谬越好。我保证它能实现。”

  周泽楷看看她,最终还是在心中默默许了最“荒谬”的一个。

  “我想和我爱的人在一起。”他想。

 

  周泽楷睁开眼,林珊把门推开。周泽楷面无表情地走进去,然后发现江波涛脸红红地在正中央挡着。

  周泽楷意识到刚刚自己许了个多不要脸的愿望,下意识就要低头走开,然而心中却还有着一丝希望,刚巧被林珊拉了回来。

“哟,江哥,干嘛来啦?”林珊声音轻快。

 

  “抢亲。”江波涛声音沉稳,吓得周泽楷一个猛抬头。他现在是不敢乱想江波涛是不是喜欢自己了,他现在是害怕江波涛看上了林珊。

  然后下一秒,林珊松开攥着他的手,江波涛向前窜了一步,把他抱了个满怀。

 

  那是个无比温暖的拥抱。江波涛腰际皮肤的热度透过衣服传到他的手心,让他身体不由得抖了一抖。江波涛抱得很紧,呼吸急促,周泽楷瞬间大脑停转,觉得自己连呼吸都不会了。

  “江?……”周泽楷小声呢喃,心中一种奇异的感觉窜起。他小心翼翼地抱着江波涛,生怕这是个梦,他用力大了就会把这个梦抱碎了。

  “小周。”他听见江波涛的声音有点哽咽,“我也喜欢你的。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周泽楷肉体当机,思维乱飞。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不想喜极而泣,也不想抱着江波涛转圈圈。他现在感觉自己似乎十分平静,只是胸口酥酥的,只是想一直这样抱着江波涛,而已。

  我想把我对你的爱埋在心里,埋得很深,让它永远不见天日。但我没想到它会是个种子,吸饱了心中的苦涩便破土而生,不毁不灭。

  “江?”周泽楷小声在他耳边叫了一下,江波涛则又抱得紧了一分。“我们好像有好多误会,一时半会解释不完,但我一定给你解释清楚……你多给我点时间……我用一辈子给你解释好不好?”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小心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低下头看地面,笑了。

  “好呀。”

END

【江周】非典型相亲XXII

❤两情相悦的摄影师皮皮x嘉宾楷楷
I在这里  II在这里  III在这里 IV在这里  V在这里
VI在这里  VII在这里  VIII在这里  IX在这里 
X在这里  XI在这里   XII在这里  XIII在这里
XIV在这里  XV在这里  XVI在这里  XVII在这里
XVIII在这里  XIX在这里  XX在这里  XXI在这里

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正文】

  视频播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江波涛都在发呆,发呆的内容是“我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周泽楷在视频里说“明天我等着你的回复”,而他傻了吧唧地和周泽楷打了半天哑谜,直到他离开仍然一点感情都没向他透露出来,滴水不漏得令他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

 

  按照周泽楷的说法,他们今天本来应该想说些什么,但他们没有,而问题似乎正出在自己身上。

  周泽楷等了吗?等了。

  那他回应了吗?没有。

 

  江波涛现在要疯了。他确定了很久才知道,自己的确犯了一个十分低级而且不可饶恕的错误。如果他没猜错,今天早上周泽楷会反常就是因为自己阴差阳错地没有及时看见第三条的内容,而按照周泽楷的性格,转身了没准就是江湖再见,万一对自己死了心就尬了。

  

  江波涛深吸一口气屏住,扣住电脑之后在吃瓜群众的注目礼中飞跑回了嘉宾候场室。他才知道原来人生可以这么奇妙而狗血。没有什么路比他们走过的这条更曲折,曲折到明明起点就是终点,他们却仍然各怀心事地默默走完了全程。

  江波涛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的路,目不斜视,一步都不敢慢地跑着。他在合上电脑的一刻就已经想好了,就算周泽楷真的已经决定了放弃这段看起来永不会见天日的感情,他也要把他重新追回来。他会抓紧一切机会和周泽楷解释清楚,如果周泽楷不接受他就在周泽楷身边陪着他,等他喜欢回自己,等多久都好。

  周泽楷等了他很久,因为周泽楷对他有着最诚挚最纯净的爱,所以在这种地方上,他和周泽楷相比也不会差。

  *************

  江波涛坐在候场室前托腮,在围了一群的同事面前日常怀疑人生。他觉得自己被骗的很凄惨。谁说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搞得天上下的馅饼恰好拍自己脸上他都不敢接,眼睁睁看着馅饼掉在土里不能吃,只剩了一脸葱油。

  他觉得自己这段姻缘可能有毒。明明说清就是几句话的事,但这件事到这儿居然还有波折。他现在被堵在门外进不去,和周泽楷一墙之隔,急的快要狗带。

  五分钟前由于手机接不通,他飞快赶到了这里。他在这儿站定,却发现门死死的关了起来,还有保安看守。江波涛直接就想进,却被保安一把拦住,说录像期间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

  江波涛急得火烧眉毛,当即从衬衫里一把扯出自己的工作证,“我是工作人员”,他尽力冷静地表达自己的身份,然而保安大哥十分负责地看了看具体部门,然后把工作证还给了他。

 

  “你不是现场摄制组,不能进去。”保安大哥一脸严肃,“这次编导特意交代了要注意会场纪律,因为据说……”

  江波涛深呼了一口气。据说有帅哥是吧?但这帅哥差点就成了我soulmate你知不知道!还不快让我进啦!

  “我和周先生是旧相识,我们是校友,他的短片也是我拍的。……你就说江波涛找他。急事”江波涛耐心解释。

  保安将信将疑,但还是用对讲问了一下。江波涛竖起耳朵听着对讲里的声音,高考英语的时候都没这么认真。

 

  保安听完后把对讲往腰里一扣,“你姓江?”

  江波涛一懵。“我姓江。”他说,心里有点不祥的预感。

  “……那就不能让你进。”江波涛发现保安看自己的眼神嫌弃了许多,“刚刚化妆师问了周先生,他说和你不熟不想见你。准确地说,是听了姓氏之后就表达了不想见你的意愿。”

  江波涛虽然为人低调,但这次来时着急,不知不觉地搞得架势很大。现在跟着跑来的吃瓜群众已经围了一堆,纷纷从只言片语中寻找蛛丝马迹。江波涛现在心已经碎成一片一片的了,而围观群众们也终于从江波涛的沉默中找到了重点。事实证明,江波涛人缘的确很过硬,哪怕是这种狗粮时刻大家仍然纷纷献计献策,毅然决然地表示自己可以为组织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就算劫也要把周泽楷劫出来。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们群情慷慨,现在冷静的倒是江波涛,“……别这么粗暴。”他无奈地皱皱眉,“……没事的,大家不用担心我。散场之后我再去找他就好了,大楼又不大,今天总会找到的。”

  

  江波涛在悠长的走廊里徘徊,周泽楷则被化妆师板着脸要求不能乱动。“你条件多好啊,化妆也好画,男嘉宾也不用贴假睫毛什么的,也就是画个眉毛什么的,很快的。”

  周泽楷一缩脖子,一脸警惕地对着她手里形状怪异的夹子皱眉。“……不用了吧。”周泽楷小声抗拒,“……没事的。”

  自己来这儿是来撩江的,这个初心他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过。而现在既然撩不到,画不画好不好看成成什么样都不重要了。他又不是让别人看的。

  然而胳膊拗不过大腿,他终于还是在拿着修眉刀的化妆师的授意下闭上眼,把头扭向了灯光的方向一点。灯光是冷光源,晒在脸上不热,但很亮,闭着眼睛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像是太阳的光辉。他突然想起曾经的那天晚上,他拉着拿着单反的江波涛去窗边拍月亮。他知道一贯善解人意的自己为什么在江波涛面前十分没有眼力见儿地站了那么久。

 

  ……不过是因为他一直在看江波涛罢了。

  周泽楷想到这时皱了皱眉头。过去的事了。

 

  如果你觉得十分无所事事,时间会过得很慢,但是它慢得很是让人恍惚,似乎永远在重复一段场景。而周泽楷大概就是这种状态。他化完妆之后就老老实实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发呆,看着引导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左眼进右眼出,直到一个人和他说让他去正式的候场室坐着时他才回过神,起身向里走去。

  引导通道很空,正式候场室也同样,而且这里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是坐着看报纸或者玩手机,低着头连正脸都看不清。这些天都是江波涛陪伴着的,周泽楷习惯了有人在旁边说说话,突然一进到这种安静而空旷的地方顿时有些紧张起来,失去的伤痛则借机趁虚而入,迅速占领他大脑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他无数次噩梦中出现过的最差的结局。他也许没有能力继续微笑,但他的确可以迅速接受这个事实。

  周泽楷环视四周,也从书架上挑了本杂志心不在焉地翻着,然而最终还是没熬过心里的憋屈,只好把书还回书架,自己闭目养神。现在忘记江波涛他一定是不舍的,但这显然是最好的做法。什么时候大家都会推荐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他选择忘记,未来他就不必承受那无限的求而不得的煎熬和挣扎。好在留给他的时间还很长,他还有时间好好想一想自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他不能再逃避了。现在是时候了。
  

  江波涛在屋外一遍一遍看着周泽楷那条告白视频。他当时一心想给周泽楷留下一个好印象,不止一次曾对周泽楷表达过自己在读懂别人画外音方面的天赋。他戏称给自己一周时间他就能了解周泽楷到能出本书的地步,书名他都想好了,就叫《周语十级从入门到精通》。

  当时周泽楷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的脸安静地笑,笑了一会之后说好啦就这些你读吧,然后带着他一同笑成一团。现在江波涛想起来当时的局面才发现周泽楷的演技一点都不好,看着他的眼神总是带着水汽的,哪怕外人眼睛尖点的来看也一看就能看出来不对。但当时刚刚才自诩读心圣手的他居然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情况,真是打脸打的啪啪响。

果然当局者迷。

  

江波涛放慢速度仔细地看着。他当时说的所谓周语十级不过是对自己暗恋一种自嘲的说法,而自嘲归自嘲,他却从来没断过对周泽楷的了解——或者更为确切地说,是周泽楷从没断过吸引他的目光。现在一周已过,他也的确没有食言。这个视频里周泽楷的每一个神态他都能懂。周泽楷什么时候在纠结,什么时候在回想,什么时候心中害羞,什么时候下定决心孤注一掷……江波涛随着他情绪的波动心绪起伏,只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让他能赶快跑去周泽楷身边解释,然后抱住他,再也不松手。

  俗话说好事多磨,也许现在的暂时分别会换来更大的落差感,对他们未来的生活也许更有帮助。然而如果可以,他宁可这件事没有这些波折,周泽楷不要再多受这么多委屈。他们可以稀松平常地见面,工作时互帮互助,偶然一个看对眼就迅速坠入爱河,最后平平淡淡地牵手过完一生,无功无过,恰好两人的一辈子相互抵过去,谁也没比谁多受过什么苦。

  江波涛叹了口气,闭上眼在心里默默念着自己的想法。

  我们在一起吧。我也爱你。相信我,我爱你只比你多,不比你少。

  而周泽楷此时恰好睁开了自己朦胧的眼睛。

  “周先生,您要出场了。”

  “好。”

 

 

更文前发个神经

  没什么比得上烤猪肘配酸黄瓜。当然,吃的人要慢慢配着吃下去,不能一看着肉就激动刷刷刷先吞猪肘,不然一车酸黄瓜都救不了你被腻到的味蕾。应该先来一口柔软浓郁,再来一口清新脱俗,感受一下自由切换的神秘感。不骗你,那一刻也是十分陶醉了,没准还有一种天下我有的自豪。
  可惜我喜欢吃酸,酸黄瓜被我吃完了,只好沾点番茄酱。然而这个番茄酱调甜了,平时做零食还好,配猪肘吃下去只能腻上加腻。
……没办法。谁让好日子过的太快了呢。续的没有原配搭子好,这不是正常的事嘛。

【谁说不更文就没有故事听的】

【失踪人口突然回归】
  当我的包突然打开东西噼里啪啦往厕所地上掉的那一刻,我觉得时间似乎静止了。我听见了硬币敲击地面瓷砖的叮当声,听见了小皮包拍在我身上的啪声,听见了我不由自主脱口而出的“诶呀我艹”,还听见了什么东西投入水面的一声咕咚。
  但其实前面这些声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思考那个咕咚声是不是来自我的手机。

  痛苦是漫长的,就像曾经被一滴雨拍到脑门以为自己被雷劈了一样,那一刻我在突然静止之余,心中迅速划过了很多很多事情——我们宿舍昨天才在厕所里卡住一个沐浴露,今天又要卡住手机吗?我该如何和宿管们解释这新一轮的堵塞?如果手机真的掉下去我会不会迟到?如果我真的迟到我该怎么和上级们联系?我在教官心里本来就不咋地的印象会不会更差?
  都是很严肃的问题,是不是?

但当我低下头,我发现我的一切顾虑都是瞎操心。我钱包里一切小件物品都顺利地排空,但我的钢笔在包里躺着,钱在包的边缘卡着,手机在离厕所蹲位只剩两公分的地上趴着,即使手机壳已经摔离,它却一丝丝水都没沾上。

  然后,我潇洒地把小包一扣,昂首挺胸地走出厕所,对我的舍友们微微一笑,共同飞速奔向南校操场。
  什么叫人品?
  这就叫人品。

不更文就给你们讲点故事吧希望你们不要忘了我

军训排长和连长分别是是大我们一届和两届的国防生学长
都贼吉尔可爱

  我们排长虽然每天都口音很萌地说“审馍啊!”,但实际上一看就是那种很要强的人。他对自己对我们都很下的了狠手,刚训练几天嗓子就哑了,动不动就破音。我们六十多个人看着他默默坐过去喝水都心疼得一批,都不撺掇他给我们发红包了。
  排长狠,连长看着觉得画面实在有点残忍,就过来给我们解围。或者是借“指导动作让他们看得清楚点”做借口让我们坐下,或者是干脆直接就找我们排长开个会让我们趁机休息一下,绝对是江湖救急的典范。

  很和谐对不对?但是我们很快就看出来了不对。我们不久后就发现,全连排排坐讲故事的时候无论我们排坐到哪,我们排在哪连长就面向哪。连长讲的故事也很迷,动不动就讲我们教官萌新状态的小故事和小语录,一脸“这是我手下带出来的好孩子”的如同冯宪君看小周一般的欣赏自豪感,萌的不得了。

  我们班现在几乎全都加入了这个邪教,平时坑蒙拐骗实际上却十分正派的攻X一直很认真很努力的受…想想就有故事啊!

  然而最重要的还在后面。
  我们营长……
  帅我一脸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尽力不掉马了】
【来自踢正步踢到哭的苗苗客户端】

……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江周深夜六十分 感谢主页君的抽奖
@桃三的屁股一顶仨 感谢太太超可爱的赞助
emmmmm不是很会说话但是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哦!!!!

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莲子。